尊敬的用户:欢迎访问白皮松信息网!加入白皮松苗木信息网服务电话:13991111384 网站首页|收藏本站|广告合作|联系我们
网站首页 苗木展示 供应信息 求购信息 苗木报价 行业资讯 园艺资材 肥料药剂 政策法规 栽培养护 苗木百科
业界新闻 经验交流 市场分析 推荐文摘 推荐展会 苗木问答 工程招标 园林企业 苗木商家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
经验交流

曹楚尧:瘤子树上长出致富果

这是一种长相奇特的树,它的名字叫树葡萄。虽然丰产的时间长,投资也不小,但有一个人为了它,花光了之前攒下的300多万积蓄,还卖掉了一套房。这种树的背后到底有什么商机?看福建龙岩的曹楚尧如何靠这树葡萄,再次实现财富梦想。

这一片50多亩土地,是曹楚尧农场的一部分,在这农场里,种着一种特别的树。

4月底,已经过了这种树的第一次采摘期,而它果实最密的时候,其实是这样的。

而来到曹楚尧农场参加采摘的客人们看见这树,更是给出了形象的评价,就连曹楚尧自己都习惯了别人给这树起的外号。

游客:长得像人的脸上长痘痘一样,看(起来像)长瘤一样,看得人真的很不舒服。

游客:树上绕着虫的那种感觉,我觉得很密集恐惧,看它怎么黑黑的,一点一点地绕在,缠在这个树上,树干上,第一次见过。

曹楚尧:我们村里面现在很多人就说,这个树跟瘤子(似的),树上长瘤子(似的),大家管它叫做瘤子树,瘤子树。

瘤子树是它的外号,其实它叫做拟爱神木,果实叫嘉宝果,因为长得像葡萄,就俗称树葡萄。它是一种来自巴西的热带水果。虽然被人叫瘤子树,但你可千万别小看它,它的价格让记者都很吃惊。

曹楚尧:我们摘好的,要带回去了,那我们就还要260元一斤。

记者:这么贵,那你这一斤的话有多少颗大概?

曹楚尧:一斤像这个为标准的话,大概在60粒。

记者:60粒?

曹楚尧:对。

记者:60粒那算下来一颗也要4元多。

曹楚尧:4元多(到)5元一个了。

别光看这果实值钱,曹楚尧为了它可没少吃苦头,他投入了全部积蓄300多万,几年时间非但颗粒无收,还沦落到变卖家产的境地。这树被人叫瘤子树,而为了它,曹楚尧在别人眼里就像中邪了一样。

妻子:你是不是中邪了,说曹楚尧,你是不是中邪了,为了这些东西,他说房子都卖掉他说这样子。

村民:把钱扔到那山上去,就没起头了,就这样子一辈子起不来。

如今,34岁的曹楚尧靠着树葡萄,一年的销售额能达到800万元。而他如何赚来这样的好日子,还要从家里的那场变故说起。

1997年,曹楚尧的父亲曹木旺做凉席生意亏了本,原本在村里数一数二的曹家几个月时间就负债累累,父亲变卖了全部家产还欠下十几万元的债务还不上。

那年,曹楚尧刚刚16岁,大年初二那天,他想给刚出生的侄子一个20元的红包,还要去隔壁乡镇借。

曹楚尧:当时口袋里面只剩三元钱,来回坐车,去就要三元钱,回来的时候就没有了,那个钱又没借到,后面走路回来的,所以人就确实不敢没钱,确实不敢穷,一穷,为了借这几块钱,你想一下,多悲。睡觉也在想钱,白天也在想钱,没钱过不了。

曹楚尧走到家,天已经黑了,那一晚,他对钱有了一种极度的渴望,他暗暗发誓一定要赚到钱,改变家庭的命运。

不久,曹楚尧就得知当时花炮生意的利润至少在80%以上,龙岩还几乎没有做花炮的人,而仅仅镇上办红白喜事对花炮的需求就不少,曹楚尧盯上了这个空子,他坚信,做生意,先进入市场的肯定赚钱最多的。

曹楚尧:开始做的时候,毕竟没有竞争对手,价格也好,行情也好,都不会说跟后面做得那么透,没那么透明,所以前面先做的人都会先赚钱。

只有几元钱的曹楚尧,挨家挨户勉强借来2000元开始生产烟花,第一年,他就赚了3万元,三年时间,曹楚尧就还清了所有债务,那时的他才刚刚20岁。

从2000年起,曹楚尧开始直接从湖南浏阳进货,由于过去积累的客户多,品种又全,他几乎垄断了龙岩的花炮市场,曹家一洗困苦的境遇,摇身变为村中首富。

这栋房子是曹楚尧的家,这房子也让他成了村里人议论的焦点。

曹楚尧:当时整栋房子花了差不多两百万。

记者:那你们平时像村里面随便建一个房子大概要花多少钱?

曹楚尧:正常来讲,十来万,就够了,二十来万就够了。

记者:十来万二十来万?

曹楚尧:对。

记者:你比(别)人多出来一个零。

曹楚尧:对。

记者:你这赚了钱你就狠劲造是吧?

曹楚尧:也不是说狠劲造,就是那时候不缺钱,也是不缺钱无所谓,什么东西都要好,我们说的败家子做事就这样的,只管好的上。

还清债务后的7年时间,曹楚尧买下了9辆汽车,也有了300多万元的存款。

可2010年,他却转手了花炮生意,开始做另一件事,就为这件事,他真的被村里人叫成了败家子。几年时间,他不但花光了300万元的积蓄,还开始变卖家产,在村子里落得人人嘲笑。

2010年初,朋友从台湾带回几斤树葡萄,并告诉曹楚尧这要200多元一斤。

摘下的树葡萄和他家里的葡萄放在一起,看着区别并不大,怎么会卖这么贵呢?曹楚尧开始在网上搜寻树葡萄的资料,这树的长相一下吸引了他。

树葡萄原产于南美地区巴西,到了丰产期,果实长得非常密集,为了更多地吸取营养,果实就越过树枝直接长在树干上。

记者:这个地方就长得已经是非常密的了。

曹楚尧:非常密了。

记者:这样摸起来这个果实好像就是特别的结实。

曹楚尧:是。

记者:就感觉捆在这个树干上。

曹楚尧:对,它整个树干都包住了,你看这一片。

记者:如果它长得更密的时候,它会整个都包满吗?

曹楚尧:全部都,整个树都包满的,密密麻麻的,你看不到这个树干的颜色,根本看不到。

不但长相独特吸引目光,曹楚尧还发现,2010年时,内地还几乎没有人大面积种这种水果,市场的空白让他一下子有了在龙岩发展树葡萄的想法,很快,他就去了台湾考察市场。

树葡萄在台湾已经有40多年的种植历史,如今,果实价格依然稳定在200元左右一斤。除了鲜果销售,树葡萄还可以开发化妆品、红酒等深加工产品,种类多达几十种,这些产品曹楚尧在内地都没有见到过,他对种植树葡萄更有信心了。

曹楚尧:这个市场,其实也是一个商机,(内地)有种的,都是没规模,就是十颗八棵二十棵,真正饱和、到处都有的东西,那也不要去种,种了没意思了,太迟了。

然而,这个曹楚尧眼里的商机在别人看来可不是那么回事。

村民:就是说他脑子会不会出问题了,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。农村里对这个项目大家都不理解,是吧,再一个投下去在我们这边根本就没市场当时来讲。

树,大家都不认识,果实的价格还这么贵,谁会买呢?可曹楚尧就打定主意要种这树葡萄。

2010年4月,他投了30多万元流转了70多亩土地,又从台湾运来110万元的树苗,光是灌溉、修路等基础设施,他就投入了120万元,曹楚尧详细地做了规划,手里的300多万存款投资肯定够了。

然而,到了2012年中旬,这基地却还是绿油油的一片,整整两年时间一颗果实都没见到,而曹楚尧维护基地,又投入了80多万元,看着他的投资有去无回,员工们都不想干了。

工人:人心惶动的,大家都认为说万一没有结果拿不到钱的话会白干,所以拼命找借口,很想说,怎么样,不做了,到其他地方去赚其他的钱。

朋友:两三年都不结果的话,大家都是很担心,这个项目在这边到底能不能成功,都是很担心他就是全部钱都赔进去的话,那就是亏得很惨的。

听着这些议论,曹楚尧的老爸坐不住了,他想让儿子赶紧转手基地,别再种了。因为他打听到一个消息,这消息让他坐立难安。

专家:它的生长比较缓慢,童期比较长,就是比如说我们用实生苗种的,种子播的这种实生苗大概要七八年才可以开始挂果。

老爸:要这么长的时间投资,要这么长,我就很(反对),是反对的,我当时是反对他的,怕他搞到半路又搞不下去。

原来,这树葡萄从几厘米的小苗长到成熟结果至少要七年,这七年当中会发生什么谁也预料不到。

老爸提出的问题,曹楚尧早有考虑。早在建设基地时,曹楚尧不仅买了树苗,还从已经挂果的树上接穗进行了嫁接,这样的苗四年就能结果。

虽然曹楚尧这样计划,可树葡萄的种植还有另外一个风险。

专家:嘉宝果它是要适应于中高雨量的,比较凉爽的,热带或亚热带气候,一般的品种在零下二点八度就会受到霜冻,有的品种是到(零下)四点四度就会受到霜冻。

福建龙岩属于亚热带气候,雨量充沛。而且有关专家说的霜冻问题,曹楚尧也不担心,因为他在台湾考察时,在一棵树葡萄的树干上发现了一个秘密。他说就算冻掉了新梢他也不怕。

这棵树葡萄树上已经挂果了,然而记者却在果实旁边看到了星星点点的小黄花。

曹楚尧:你看花蕾,在这边,小花蕾。

记者:不是应该是花掉了之后才长果?

曹楚尧:它一年到尾都开花结果,开花结果,陆陆续续一直继续的,像这个果实的话给它摘了,它旁边马上又长出来你看很多花蕾出来的,只要你给它摘了有空间了,它花就出来了,所以它整棵树,一年到尾都是说,有花有青果有熟透的果实。

记者:那也就是说一年不止能摘一次?

曹楚尧:一年能摘,像我们这个气候的话能适应到四到五次。夏季收不了,可能秋季还能收,最起码,它能说拉横一年不会说没有收入。

可老爸还是觉得曹楚尧想得太乐观了,他决定要做一件事来阻止儿子继续种树葡萄。

那段时间,老爸每次都从儿媳妇儿那里打听到儿子回家的时间,然后提前召集亲戚朋友围坐一桌,轮番劝曹楚尧赶紧收手。一次,曹楚尧被说急了,他对老爸说出了几句让他至今都追悔莫及的话。

曹楚尧:我十六岁就当家了,欠钱我要还钱,生活我要过,一直下来,一直下来,到现在,都是我撑着的,不是你当年这样子的话,如果你当年有股劲,像我现在这么辛苦,我现在我这股劲都还在的。

父亲没想到儿子会责怪他当年做生意的失败,面对愤怒的儿子,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曹楚尧说完很后悔,可倔强的性格却让他说不出一句道歉。

当年做花炮的经历让曹楚尧坚信,做生意,抢占先机的人一定赚钱最多。他想只要等到树葡萄结果,父亲看到一定会原谅自己。

2013年中旬,曹楚尧的树葡萄总算结果了!虽然不多,他兴奋的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,他知道自己离那个丰收的目标不远了。就在这时,一个更大的好消息摆在了曹楚尧面前,而这好消息也让他陷入更大的困境当中。

他叫李笃金,是福建三明市的一位水果商人,2013年11月,他给曹楚尧打了个电话,这电话让曹楚尧激动得手都在抖。

曹楚尧:高兴,非常高兴,大家都看我们傻里傻气的,神经病的东西,我们现在终于有第二个神经病跟我们了。

李笃金也看中了树葡萄这个项目,他想从曹楚尧的农场买一批树苗。三年来,曹楚尧从没有这么认真地接待过客人,他知道,自己马上就要有第一笔收入了。

然而曹楚尧的激动只持续了半天,就被李笃金提出的一个要求彻底浇灭。

李笃金:这种小苗周期比较长,当年没有收益,如果说能给我几棵大苗的话,当年能结果,我可以卖果实,那我就可以当年成本会收回一点,如果说大苗都不能给我的话,我就小苗也不要了这样子。

曹楚尧没想到客户还要买一批挂果树,他明白,李笃金虽然也看中了树葡萄,但他不愿意和自己一样从头开始经历几年的等待。

那时基地里的挂果树并不多,哪够大批地卖给别人呢?

可曹楚尧太需要这笔收入了。从2010年起,由于花炮的利润不缩小,他就逐渐转手了花炮生意。而投资树葡萄开销巨大,他已经花光了家里的300多万积蓄,还陆陆续续把9辆车卖掉了8辆。

而眼前的这笔生意刚好就能救急。曹楚尧不想放过这个机会,他想到从台湾直接运一批大树过来。

曹楚尧:台湾那么多了,确实可以运,一个货柜的话大概运80棵左右,80棵的费用包括(运输)费用包括树的话,我就大概在150万左右。

要做成这笔生意,至少要150万元,这对于当时的曹楚尧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,他根本拿不出钱来从台湾运苗。

想了好几天,他做了个决定。

曹楚尧:地卖了,车子要卖掉的,房子三楼一定要卖的,甚至有人要整栋,整栋房子两百来万我都还会卖掉它的,我最多我就租个酒店,我住它个半年好不好,我就这么打算的,一家人住酒店我也无所谓。

所有人都没想到,曹楚尧为了这树葡萄,居然要让全家人去住酒店,妻子知道后立刻对他放出了狠话。

妻子:曹楚尧我说你,你什么都好,什么都能卖,我说你随便什么都可以卖,就是房子不能帮我卖掉,不然我说你卖掉的话,我就跟你离婚,我就这样子跟他说。

老爸:卖房子就有名声了,楚尧现在饭都弄不到来吃了,房子都卖了,老婆都能来嫁,等于就是,我说你别讲别讲,不要在我面前讲卖房子的事。

对于曹楚尧来说,这150万元就是一道坎,越过这道坎就有了收入,前面的路也更好走,甭管别人说的多难听,这钱他一定要凑齐。

卖不了房子,曹楚尧又开始四处借钱,平日里要好的朋友家,他挨个去了个遍,没想到,他们就像约好了一样,一看到他进门就对他说同样的话。

朋友:他过日子借钱给你不用还都可以,但是投资这个就,反正大家都不太看好,所以就不支持他。

朋友:如果他家里面有需要我会借,他老爸老妈如果开口我会借,他借,你想想看一下,我看不好我还借,还不打水漂。

转眼就到了2014年的除夕,到处都是过年的气氛,而曹楚尧没凑到那150万元,他根本没有心情过年。

就在大年初一早上,爸爸的一个举动让曹楚尧心里又难过又温暖。

曹楚尧:历来我给我老爸老妈都,年初一,一个红包就1200元的。那时候(爸爸)懂得了我们投资那么多下去了,钱还没来,我老爸先包个红包给我1200元,我都不会说,真的不会说。

父亲:我是知道他没有钱,那我就没办法,是不是,我们自己不用也要给他。

拿着红包,曹楚尧想起了过去对父亲说过的那些话,他觉得特别愧疚。

曹楚尧:他不肯用语言去表达,他就会先用这个行动去给你,那时候才觉得是父爱,一直以来我没有这个感觉的。

父亲还是心疼曹楚尧,也拗不过他,最终同意了转租掉家里的地,又卖掉一套老房子,凑够了150万,曹楚尧从台湾运回树苗,2014年初,靠着卖苗,他有了第一笔销售额160多万元。

2014年4月,鲜果的销售问题摆在了曹楚尧面前,他把一部分果园开放做采摘,却很少有人问津。

朋友:葡萄嘛,你听着是葡萄,世上我也没听说过葡萄(卖)200多元的,这个销,销给谁?农民一般不会去吃这种东西的,我们都讲实在话的,买肉我都吃一个月,我买你那一斤葡萄回去,拿回家不被老婆孩子骂死掉。

曹楚尧觉得很冤枉,他说,这虽说看着像葡萄,但口感和葡萄很不一样。

树葡萄的果肉是半透明的,水份很大,甜度又高,在台湾的售价就稳定在200元一斤左右。况且果树长相奇特,曹楚尧坚信,没人来是因为大家还不知道树葡萄。

曹楚尧开始暗中打听,附近采摘园的客人都是通过什么找上门来的。他发现,游客们来之前都会上一个旅游攻略网站上找周边的农家乐,曹楚尧立刻想到要和这家网站合作。

曹楚尧:我当时就想找一个这样的平台,这个新鲜的,比较奇特的水果,有一个机会给他尝到了,回去,介绍家人亲戚朋友,一大堆人就过来了。

2014年国庆节前,曹楚尧与网站合作举办采摘活动,他把树葡萄的细节照片放在页面上,并定价每个人门票360元,进园随便吃,虽然票价不便宜,但树葡萄奇特的样子帮他引来不少客户。

游客:一直在微信朋友圈里面有看到这个树葡萄,然后觉得挺新奇的这种水果,朋友大家一起过来看个新鲜。

游客:看着像长瘤一样,看得人真的很不舒服,但吃起来,现在吃了就不怕了,好吃,酸酸甜甜。

除了举办采摘,曹楚尧的树葡萄还在超市上架了,他把果实分成125g的小包装,价格更容易被顾客接受。

2014年,靠着销售果实和苗木,他的销售额达到了800万元,可这并不是他的终点,他又瞄准了树葡萄的深加工产品,他说他要抢占更大的商机。

曹楚尧:过了个四五年,我们深加工的东西,按我想,跟我现在做的这个速度的话,应该会已经出一部分深加工产品要出来了。台湾有的这个产品,大陆照样有。

 
  园林企业    
  西安绿麒麟白皮松苗木有限公司
  蓝田县万亩白皮松直销网
  园林企业
友情链接
友情合作:
中国绿化网 白皮松网 白皮松苗木网 陕西白皮松网 安家山白皮松网 辋川白皮松 万亩白皮松 绿麒麟苗木
Digiprog III MB SD compact 4 MB Star Diagnostic Tools Xhorse VVDI Key Tool Super SBB2 Key Programmer gm tech2 Auto Key Programmer 2014D VIDA DICE